《Paracraft归来: from PAX Australia 2015》

作者:LiXizhi
2015.10.29 – 2015.11.9, 过去的近两周, 我们居住在Australia, 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国外的文化。 这次去主要是为了Paracraft参加在墨尔本的PAX2015展览, 之后又在Airlie和悉尼分别住了2天。
下图为刚刚DIY布展结束的小房间,带了6台小电脑+耳机+鼠标+展架。 略显简陋和空旷,因为赞助者临时多送了我们一倍的空间。
Pic1
PAX是动画与游戏文化节,每界有5-6万人次参加,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每年举办多次,规模去年已经超过了E3,相当于国内的ChinaJoy, 但是更加专业一些,  Panel有200多个,几乎每个小时都有4-5个Panel讲座同时开始,所以只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听,我只在晚上听了一个Lego乐高最新的CG电影的制作讲座(3个WAX的高层每人讲了20多分钟)。
清早和每个Panel开始前就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候:
Pic2
Cosplay都是观众的自发行为,几乎每20个观众就会有一个是cosplay. 可能是刚好和万圣节重叠了。
进入正题:3天的展会, 我大概给150批次的人介绍了我们的动画制作软件Paracraft。下面是我的一些感受和统计。
  • 外国人普遍非常的正能量,都至少会说cool, awesome, 如果是十分喜欢, 会不停的为你展示的精彩内容点赞。
  • 100%的人当听说是animation software 或 movie maker时都会十分的感兴趣。所以我的第一句话总是例如“it is a free animation software for everyone, you can make animated characters or interactive stories with blocks” 之类的。 然后90%的人就愿意进来看我给他们演示和做进一步的介绍。
  • 我的介绍, 都是从快速的建造一个包含骨骼的人物开始, 然后是导入电影方块中运动,然后是看一些用户的作品。有几个点是几乎所有用户都会点赞的:
    • 100%的人当听说是animation software 或 movie maker时都会点赞
    • 70%左右的用户对例如复制,镜像大量方块时会点赞
    • 100%的用户看到BoneBlock骨骼时会点赞
    • 100%的用户看到人物从电影方块中出来的瞬间会点赞
    • 90%的用户在看到用骨骼反向动力学控制人物时会点赞
    • 100%的用户在听说可以用WASD控制人物,然后再用骨骼精细调整时会点赞
    • 100%的用户在听说可以通过观看别人的电影, 然后查看别人的电影方块来学习时, 会点赞
    • 100%的小朋友听到是Free时会点赞, 70%的没有带小孩的大人会问为何免费
    • 结论:我们的Trailer视频应该包含上面的部分
    • 另外我们的明信片外国人都非常喜欢
  • 被问的最多的几个问题和需求:
    • 在哪里下载:10+
    • 是否是免费的:10+
    • 导出的视频是否也是免费的:2+
    • 看起来有点像Minecraft: 6+ (一般的成年人会问的第一个问题, 当我说是animation software时, 他们就全然忘记,继续听我介绍了, 1人赶时间除外)
    • 是否可以导入Minecraft的世界:5+  (主要是小朋友)
    • 是否可以导出为STL, max, maya可用的格式:3+ (一个希望合作3D打印的人,说可以在澳大利亚的图书馆里安装这个,学生来可以使用,但是需要我们提供一个授权,他们之前也在寻找合适的产品)
    • 采用自己的引擎还是mc的引擎: 5+ (大人为主,部分是其他展商,都是第一个问题)
    • 为何是免费的, 如何盈利:10+大人  (我的回答是推广NPL语言,对方都点了赞)
    • 与其它类似mc的产品的区别在哪里:1个业内人士(我的回答: for education,  对方点了一个赞)
    • 可以上传Youtube么: 3+ (小孩儿和大人都点了赞)
    • 用什么编辑器编程: 2+ (我的回答: 内置或vs)
    • 制作电影是否会很难:2+ (大人问的)
    • 是否有英文版?:5+  (因为视频中有2个镜头有很小的中文字,被他们看到了)
    • 是否有英文文档和教学视频: 3+ (我的回答是暂时比较少, 未来会持续上传youtube)
  • 关于用户群
    • 周6,7两天有超过一半的用户为父亲陪同下的小朋友。另外一半大都是年纪略大的家长,成年人或年轻夫妇。
      • 例如:一对父子,父亲是程序员,带着一个小男孩,父亲听到一半说:“克里斯, 你有了下个暑期项目了! 我们一起编故事,你来做世界,我来编程” “然后你可以有自己的Youtube频道了!”, 那个小男孩十分的兴奋: ”My youtube channel, cool“。父亲还向我询问了,如何用visual studio或外部编辑器之类的。
    • 结论是:其实在国外mc也主要是在儿童和青少年中流传。但是国外的家长们都太给力了。教育在国外是非常重要的切入点。例如一位母亲非常自豪的和我说:他的孩子只有10岁, 但是已经可以用mc做出动画和看懂一些程序了,我们的软件他的小孩一定会非常喜欢。另外的一位父亲是资深的MAYA动画师,看到我们可以如此深入的做骨骼动画觉得太Cool了。
    • 和国内相比:国外的小朋友们都非常的害羞,尤其是女生。然后所有的小朋友,无论男女都是爸爸带着,或者全家同行的。
    • 墨尔本本来是工业城市, 但是随着福特,通用电器GE等3家最大的汽车和发动机工厂同时宣布在2016年关闭,整个城市在向IT和旅游业倾斜。 PAX能在Melbourne举办可见政府对软件的重视。 我曾3次,看到老外在机场和飞机上用笔记本和Visual Studio编写代码。 其中一位程序员就坐在我的身边(其实我们正飞往大堡礁旅游胜地)。
  • 关于Paracraft和Minecraft:在参加展会前, 这是一直困扰我的一个问题, 因为至今在人物形象上, 我们还没能设计出一个合适的自己风格的主角形象,虽然从软件功能上我们是截然不同的。 但是展会3天下来,结果是老外不太在乎这个,但是多少听到mc这个词,不是很舒服。
    • 95%的小孩只要路过, 都会停下来看, 只要有家长陪同的,几乎90%都会听我介绍。
    • 100%的小孩当听我说是Animation Software时, 会完全忘记it looks like minecraft, 转心的学习如何制作电影。 甚至有几个小女孩,会给自己的父母解释paracraft和mc的区别。
    • 我发现无论大人和小孩, 当路过时都会不由自主的读出paracraft的英文。 包括一个在爸爸背上的感觉不到4岁的小孩子,居然也认识这个英文单词。看来Craft这个字和Works,Mom,Daddy类似, 在国外的文化中是最先被学习的。
    • 小朋友的一些take away idea(说出的评价): “it is the next minecraft”,  “it is a movie maker~”, “animation software!” “more advanced~” “Free!!!” “My youtube channel!”
    • 相比之下参加展会的超过一人组合的Teenager给我的印象不是很好, 但是一个人来看的Teenager就好很多。国外的文化或教育在teenager这个年龄层感觉是有问题的。 但是进入社会后又会变好。 老外的小朋友和20岁以上的成年人都给了我非常好的印象,好于国内。 这说明国外的家庭教育(尤其是父亲的教育)和进入社会后的教育要远远高于国内。 但是初中,高中生(青春期的Teenager)的教育感觉不太行。
Pic3
PAX结束后,我们又在墨尔本,Airlie和悉尼分别住了2天。一路青年旅舍,去了好多地方,不分享图片了, 最简要的总结:
1. 只有居住在国外一段时间后,才知道什么是中国文化。因为文化中好与不好都要和其它文化比较才知道:例如:街道,礼貌,饮食,交通,建筑等等。 其实中国还是相当不错的,如果人再少些, 压力小些, 会更好。
2. 外国人无论小孩还是大人其实很保守的。男人和男孩心中都有一名绅士gentleman; 女士和女孩心中都有一名lady. 除了在cafe&bars, 人们在公共场合都很安静。 人口密度比深圳还大的悉尼港口沿岸除外。人少或跨种族会让人们更礼貌些。
3. 在澳洲排名第一, 全世界前30的墨尔本大学校园逛了一大圈。 周末的早上,几乎一个人没有看到,只有几个亚洲人在打篮球。 今后有机会还是要看看外国人是如何工作,研究和学习的;PAX之旅只接触到了国外的服务业。
4. 整个旅行最难忘的是: 墨尔本可爱的小朋友和和蔼的家长, 大洋路的海浪, Cowes小镇淳朴的民风, 深夜归岸的蓝背企鹅,大堡礁1小时的飞行幸运的坐在了飞机的副驾驶位置上,Airlie的深海浮潜(面罩出了问题,被海浪冲到200多米的地方,SOS了一次,十分的惊险,深海真的无比可怕,四周一望无际,远远的看到我们的船和散落在海中的游客救生衣, 向下看是几十米高的珊瑚,巨大的鱼群和一片漆黑, 有人看到了2米长的鲨鱼),一望无际的白沙滩,维多利亚周的大草原,温顺的袋鼠, 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大油画, …
5. 回程的国际航班上看了皮克斯的一部电影<Inside out: 大脑特工队>。让我觉得电影的意义不止于娱乐, 更在于教育。任何复杂的事物,例如大脑的工作方式,相对论,或者Paracraft, 只要我们愿意并付出努力, 都可以映射和变换为易懂的故事。随着视频和个人电脑的普及,教育正在发生一场真正的革命。在国外,上千万中小学的数学课已经被Youtube视频取代。教育工作者的义务更多是组织(监督,评估)学生,并制作能自学和实践的内容。简单的讲,未来的老师更多的义务是组织与创作,而不再是reciting and acting like actors in a movie. 首次的互动应该发生在知识与学生之间, no longer need a teacher between knowledge and student. A teacher’s job is to create materials to allow such interactions to happen autonomously in the students’ brains.